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2020-01-31 場外李靜林

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體育培訓行業在“寒冬”之中繼續著自己的腳步。從事足球或籃球培訓的機構雖仍面臨一些問題,但整體也逐步走向了穩定的發展。


在這種大環境下,網易體育聯合清華大學體育產業發展研究中心調研了全國27個省份籃球和足球兩個項目的體育培訓現狀,并推出了新一期全國青少年體育培訓機構調研報告《星火指南》。出于行業發展考慮,懶熊體育從消費者、教練員、機構以及賽事等幾個角度,對調研數據進行解讀。


消費者:短期培養為主,年齡斷層嚴重


在一個健康的青訓體系下,不同年齡段接受訓練的人數大致應保持著金字塔形的分布。但目前在中國,青少年培訓卻出現了明顯的年齡斷層。接受足球和籃球培訓的學生年齡主要集中在7-12歲。


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不同年齡段足球學員數量變化趨勢


12歲之后,繼續接受體育培訓的青少年人數出現了斷崖式的下滑。很多孩子在五年級或者六年級的時候就不得不“退役”,中斷了體育培訓。


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不同年齡段籃球學員數量變化趨勢


原因顯而易見,進入初中階段的學生課業壓力陡增,體育自然就要為文化課讓步了。 


體育在中國人的成長中總是扮演著邊緣的角色。在學校體育課需要為語文、數學這樣的“主課”挪窩,在家長心中,體育也只是學習之余鍛煉身體的工具,是少年時代的短期計劃。根據統計,真正能堅持足球訓練5年以上的孩子僅占4.75%,堅持5年以上籃球訓練的比例則更小——2.45%。


本月,云南省教育廳頒布文件,規定體育在中考中將占100分。體育一躍而升成為“主課”。但在應試教育指揮棒下,將體育教育功利化成簡單的分數,真的能擺正體育在人們心中的價值么?又有多少人愿意將體育作為自己未來職業的目標?


從調研數據中我們得知,在參加足球籃球培訓的人中,分別只有18.8%和13.7%的學生將體育算進了自己的職業規劃中。讀書、考試依然是走向社會的“正途”,體育更多是文化課這條路無法走通的替代品。這背后有認知偏見的原因,也有人們對體育行業前景的擔憂。


不過這樣的擔憂隨著體育產業的發展,或許可以逐步減輕。根據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的數據,2018全國體育產業總規模達26579億,占到國內生產總值的1.1%。其中體育服務業增加值為6530億元,保持了良好的增長勢頭。體育教育與培訓行業的增加值達到了1425億元。


蛋糕變大,意味著分蛋糕的人可以越來越多。對從小接受體育培訓的孩子來說,即便未能進入到職業體育序列中,在掌握一技之長后還可以選擇從事體育培訓相關的職業。近些年,全職教練在培訓機構中的比重正在逐年上升,這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行業的穩定。對于那些想要從事體育培訓的人來說,也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教練員:持證上崗應成為共識


教育行業中,師資力量往往是一家機構的核心競爭力,這點在體育培訓行業中也不例外。


相比學費、硬件條件、通勤等因素,家長考慮更多的還是該機構的師資水平如何。


如何衡量足球、籃球教練的水平呢?中國足協和籃協都給出了明確的標準——教練資格證。


根據中國足協對教練員資格證的規定,通過D級教練員培訓的人員可擔任8歲以下青少年教練,想要獲得資格證需要經過包含考核在內56個小時的培訓;經過C級培訓的教練員可成為9-12歲青少年的教練員,需接受包含考核在內96小時的培訓。中國足協以及各地方足協都會定期開設教練員培訓班。


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中國籃協教練員資格等級


中國籃協也有著相似的規定,從事青少年教育和訓練工作的教練員,需通過D、E級別教練員培訓。


調查中,2019年足球培訓機構中有93.5%的教練擁有教練資格證。足球培訓領域教練員質量基本有所保障,但在籃球培訓領域還有不小的缺口,目前持證人數還不足50%。


青少年培訓是打基礎的關鍵時期,這一階段打下扎實的基礎才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在亞洲杯、40強賽這樣強度很高的比賽中,國足屢屢出現傳接球不到位、停球“三米遠”的失誤,正是基本功不到家導致。


目前不少培訓機構對于教練員資格證并沒有強制性的要求,很多基層教練也是以行業無硬性要求為借口,解釋自己未獲取證書的原因。是否考取證書大多靠個人自覺。


制度往往比個人自覺更有效力,足協、籃協也有著相關的規定,目前需要做的只是行業達成共識,更嚴格地落實。


家長對教練員有高要求,教練員自身對生活也有所要求。


根據統計,55.2%的全職足球教練月收入在5001-10000元之間。全職籃球教練月收入在這一區間內的比例是62.7%。


2019年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0733元,體育培訓教練的收入水平基本處在了平均線之上。


只有當從業者獲得不錯的待遇,未來才會有跟多人進入到這個行業中,才能產生良性的循環。


機構:運營成本大,機構盈利難


培訓機構想要生存,除了自身的培訓質量外,經營模式也十分重要。


在2019年,能夠盈利的足球訓練機構僅占37.5%,還有17.5%的機構處于虧損的狀態中。而籃球培訓機構的營收狀況要好于足球機構,有63.4%的機構在2019年實現了盈利。


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足球培訓機構2019年整體經營狀況


培訓機構的收入都從何而來呢?


目前足球和籃球機構收入的主要來源包括社會培訓、球員經紀、辦賽及游學、場地租賃、政府采購、商業贊助等。


招生、教學、收學費,這是培訓機構基礎的業務,也是現在大部分足球、籃球培訓機構主要的收入來源。


青少年體育培訓機構進校園是培訓機構收入的又一主要來源。盡管部分機構的培訓服務為免費,但置換到場地資源,也減免了很大一部分投入。


畢竟場地是各家機構成本的主要來源之一?;@球培訓機構場地支出占到了總成本的43.7%,足球機構也達到了20.9%。足球機構場地成本占比較小,原因在于他們的場地大部分是從政府、學校置換的場地資源,而籃球場地更多是商業租賃。


體育場地少,一直是老大難的問題。從地產開發的角度,體育場館所帶來的利潤遠不如商場、餐廳等其他用地,建造體育場館往往是地產商最后的選擇,這其中可能還要算上政策和相關政府部門的推動。


當然也有可以借鑒的辦法解決場館問題。懶熊體育此前有過報道,牛牛成長就通過用戶眾包的方式來解決場地問題。在這種模式下,場地由發起拼團的家長選定,通常是小區內的體育場地,如需付費則由家長平攤費用。


還有一些機構通過球員經紀能獲取部分收入,北京國安俱樂部就與10余家青訓機構達成合作關系,讓其為自己輸送人才。但這部分收入并不能支撐機構運營。


對于體育培訓機構來說,擴展更多的營收渠道,是他們長期生存的關鍵。


賽事:小球員比賽機會少


進行體育訓練,參加一定數量的比賽是必不可少的環節。尤其是籃球、足球這樣的集體項目,更需要在對抗中提升自我,培養與團隊的默契。


在中國男足40強賽輸給敘利亞后,前上海申花主帥吳金貴就表示:“為什么中國足球會在比賽中成績不好?該打的時候沒有打出自己的東西?我們從小學層面到俱樂部梯隊,甚至到成為職業球員之前,經歷的比賽非常少?!?br/>


比賽少這一現象,在全國的培訓機構中也是普遍存在的現象。


根據調研數據,目前國內參加足球或者籃球培訓超過兩年的學生中,仍有23.8%的足球學員和29.5%的籃球學員從未參與過任何賽事。


不少培訓機構都會舉辦內部賽事,但由于辦賽成本、培訓機構規模等原因,賽事對于學員的覆蓋率卻并不樂觀。有29.1%的足球學員從未參加過內部比賽,而這一數據在籃球培訓中更高,達到了40%。


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孩子是否參加過籃球機構內部賽事


內部賽事覆蓋度不高,外部賽事則更難把控。不論足球還是籃球,培訓機構參加外部賽事大多沒有固定的安排,不定期參加。


參加外部比賽,對于培訓機構來說是展現教學成果,進行宣傳的好時機。一旦有了這樣的想法,他們便一改內部比賽相對輕松的氛圍,開始對成績有更高的要求。


“唯成績論”意味著壓力和高強度競爭,這一切違背了青少年體育的初衷——興趣培養。讓孩子們在運動中尋找樂趣,愛上體育是青少年體育教育的關鍵。


我們總說男足、男籃人才匱乏,基礎薄弱,要知道基礎正是來源于廣泛的興趣。社會培訓、校園體育意味著群眾基礎,讓更多孩子愛上體育并走上球場,未來才有可能從他們中間產生更多的武磊或者姚明。


延展閱讀:


體育培訓行業,這個坎不簡單 | 產業專欄


體育教育真的越來越不好做了?我們總結了5點變化 | 反脆弱系列⑨


聲明:本文由懶熊體育原創,轉載請注明www.hrptoe.live。


(本文數據及圖表來自《星火指南》)


國內足籃球培訓行業調研:斷層大、賽事少、盈利難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懶熊體育小程序
瑞狗迎春送彩金 金鲨银鲨棋牌游戏? 极速快乐十分 广东36选7什么电视台开奖 篮球巨星排名 体彩四川金7乐app 斗牛棋牌玩法说明 时时彩任二组选规则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直 大赢家湖南幸运赛车 千喜3d试机号和开 下载武汉麻将 福彩3d开机号最新数据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新11选5app 吉林11选5遗漏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