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涅斯塔助球隊創J聯賽營收紀錄,母公司樂天為何虧很慘?

2019-07-04 觀點佟林霖

日前,日本J聯賽聯盟在東京召開發布會,公布了J1-J3三級聯賽共54個俱樂部的2018年財務報告。2018年,54個俱樂部的營業總收入實現連續8年增收,達到1146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3.5億元),同比增加131億日元。


其中,神戶勝利船隊登頂J聯賽營收榜首達到96.6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2億元),同比增長84.4%,超過2017年浦和紅鉆隊的79.7億日元,刷新了J聯賽歷史最高紀錄。在俱樂部營收的主要來源中,俱樂部贊助商收入62億日元,同比增長85%;門票收入8.4億日元,同比增長61.5%。


從2018年獲得登陸J聯賽的最大牌球員伊涅斯塔開始,神戶勝利船就當仁不讓地成為了話題性最強的那支球隊。首先,伴隨著伊涅斯塔的加盟,神戶勝利船的官方Instagram賬號粉絲人數獲得了顯著的增長,一躍成為J聯賽官方Instagram粉絲最多的俱樂部。


其次,據J聯賽官方披露的數據,2017全賽季和2018賽季前12場主場比賽中,神戶勝利船平均每場觀眾人數約為1.83萬人次和2.05萬人次。7月22日,伊涅斯塔上演了自己加盟日本J聯賽神戶勝利船后的首秀。盡管他在本場被放入替補名單,但也吸引了超過2.6萬名觀眾入場一睹“小白”的風采。在這場比賽后,神戶勝利船主場平均每場觀眾人數達到2.5萬人次,實現了約22%的上漲。


與此同時,“伊涅斯塔效應”也席卷到了客場的比賽中。據soccerdigest提供的數據,7月至9月中旬,神戶勝利船客場對陣過的大阪櫻花、FC東京、北海道札幌岡薩多、湘南海洋4支隊伍中,其中3支獲得了本賽季最多入場觀眾人數的紀錄。


伊涅斯塔助球隊創J聯賽營收紀錄,母公司樂天為何虧很慘?

▲球隊從今年起特別開設可以與球員親密接觸的“1 day VIP”門票,單場售價3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萬元)

    

在賽場之外,伊涅斯塔首秀過后,俱樂部以伊涅斯塔“初登場”為主題的紀念商品、和其在巴塞羅那隊同樣的8號球衣引發了球迷粉絲的搶購,球衣最高一天賣出超過1000件。此外,在神戶勝利船隊主場開設的營業酒吧“伊涅斯塔Bar”也迎來了大量球迷的來訪。

    

隨著人氣高漲、門票和周邊商品的大賣,在伊涅斯塔“光環”下,神戶勝利船在過去一年中將商業價值開發能力發揮到了極限。但作為一家俱樂部,今年的神戶勝利船在經營方面仍面臨不小的難題。


球員成本重負,壓力山大


球員成本的急劇上升是神戶勝利船正面臨的第一個大問題。


2014年,與阿里巴巴收購廣州恒大50%股權的做法不同,亞洲電子商務巨頭樂天(Rakuten)通過全資收購神戶勝利船殺入足球圈。這筆交易的金額究竟多少尚未得到披露。


與公司已經有的一項體育業務——東北樂天金鷹棒球隊(Tohoku Rakuten Golden Eagles)低調的運營方式不同的是,神戶勝利船選擇了一條“燒錢”的道路。


收購以來,日本樂天主席三木谷浩史不止一次高調地喊出“拿下亞冠冠軍”,并提出將俱樂部打造成亞洲第一豪門的口號。為了完成這個目標,樂天在引援方面屢次作出的大手筆可謂不惜血本。


2017年,德國傳奇球星波多爾斯基轉會加盟神戶勝利船。據當時的德國媒體報道,波多爾斯基的轉會費大約為270萬歐元,而在兩年半的合約中年薪達到了500萬歐元(約合人民幣3900萬元),假如再算上獎金,他在神戶勝利船兩年半的總收入將超過2000萬歐元,一舉成為當時J聯賽年薪最高的球員。


2018年,神戶勝利船又成功將巴薩前隊長伊涅斯塔收入囊中。雖然球隊沒有透露詳細的簽約條款,但多家西班牙媒體當時的報道稱,伊涅斯塔和神戶勝利船的合同為3年,年薪高達32.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1億元),大幅度超過了同隊的波多爾斯基,再次創下了J聯賽歷史的最高薪紀錄。


伊涅斯塔助球隊創J聯賽營收紀錄,母公司樂天為何虧很慘?

▲伊涅斯塔的年薪相當于其他隊友加起來的2倍


到了2018年末,隨著伊涅斯塔昔日的國家隊和巴薩隊友大衛·比利亞(David Villa)的加入,無疑讓這家俱樂部再一次名聲大噪,成為亞洲乃至全世界球迷們所關注的對象。


短短幾年間,神戶勝利船會計年度的員工薪酬暴漲,由2016年的約20億日元提升至了2018年度的60.95億元(約合人民幣3.92億元)。相比而言,是J1球隊平均薪酬23.3億日元的2.6倍,僅伊涅斯塔一人的年薪就超過了浦和紅鉆全隊的31億日元。


在2019賽季,神戶勝利船預計將為伊涅斯塔、波多爾斯基和比利亞這3名外援付出41.5億日元的年薪——這幾乎是2018年全隊已付薪資的總合(以伊涅斯塔半年薪酬計算)。


伊涅斯塔助球隊創J聯賽營收紀錄,母公司樂天為何虧很慘?

▲3名“天價”外援已經成為了神戶勝利船的門面


“在伊涅斯塔加入后,樂天的廣告費用也將水漲船高,但薪水支出這個‘大窟窿’很難補上。神戶勝利船仍面臨虧損危機。”《周刊東洋經濟》引述一名業內人士的話表示。


內部混亂,大牌外援也拯救不了的戰績低迷


對于神戶勝利船來說,花天價拿下伊涅斯塔的意義,首先從戰績考慮。在三木谷浩史的設想中,伴隨著競技能力的提升,神戶勝利船將獲得的不僅是獎金的提升,還有廣告收入翻倍和豪門俱樂部地位的確立。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球隊中有3名世界級的外援加盟卻并沒有給俱樂部的成績帶來任何起色,甚至在這個賽季還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低迷。截至目前,本賽季的17輪比賽中僅取得了6勝3平8負的成績,排在積分榜第11的位置,與降級區僅有5分的差距。


今年4月17日,球隊解雇了西班牙籍主教練胡安馬·利略,前漢堡主帥托斯騰·芬克正式出任球隊新任主帥。波多爾斯基隨后在推特上宣布,自己做出艱難的決定,辭去隊長職務。


伊涅斯塔助球隊創J聯賽營收紀錄,母公司樂天為何虧很慘?

▲主教練被解雇后,波多爾斯基辭去隊長職務


盡管外部輿論均指出這是由于戰績糟糕導致的主教練下課,但一名體育新聞記者則在business journal中透露,“利略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但樂天主席三木谷會長總是在球場上‘指手畫腳’的行為讓他非常不滿,所以解除合同是出于主教練自己的意愿。不過,三木谷會長一直在強調推進球隊‘巴薩化’,最后卻選擇了一個在西班牙沒有比賽經驗的主教練,這一點值得質疑。”


另一方面,球迷們的心情也正在發生變化。“球隊在4到5月期間遭到9連敗。說實話,引進了幾位明星球員后看到這樣的成績真的非常失望。”雅虎知惠袋一名用戶表示,“從去年信心滿滿到現在,不知道俱樂部花這么多錢的意義是什么了。”


從母公司財報數據中,也能發現體育業務中不斷提升的營業成本也在一定程度上惡化了上市公司的財務狀況。


現階段,樂天的體育業務包括足球、棒球、籃球、網球等多個項目。但毫無疑問,足球項目中的投入占據了大頭。


2016年11月,樂天與西甲豪門巴塞羅那簽訂一份贊助協議,生效期從2017/08賽季開始,合約期至2021/22賽季,4年間將花費2.4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8.7億元),折合每年贊助高達6000萬歐元,為當今足壇最高的胸前廣告贊助金額。


伊涅斯塔助球隊創J聯賽營收紀錄,母公司樂天為何虧很慘?

▲樂天取代卡特爾航空成為巴薩球衣贊助商


據樂天發布的2018年Q4財務報告,以體育部門為主的版塊營收增加31億日元至273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7.6億元),但在收入穩定的情況下,仍出現了大幅度的虧損。


在這一年,樂天在體育業務版塊中的虧損總額達到120億日元,這一數字幾乎相當于樂天銀行在2017財年實現的下半年全部營業利潤。


可能是對這一結果產生了危機感,在接下來2019年1月-3月期間的季報中,樂天開始不再將體育業務獨立出來并劃分進入“其他”類別,因此依靠財務數據無法再從中得知該部分業務的盈虧狀況。


盡管如此,樂天似乎并不打算停下這樣“燒錢”的腳步。今年3月,據《世界體育報》報道,三木谷浩史在巴塞羅那參加世界移動大會訪問期間,仍然向巴薩高層詢問了巴薩中場球員桑佩爾前往神戶勝利船的可能性。


“在世界上29個國家和地區開展業務的樂天還是需要通過一個契機來向海外市場宣揚自己的品牌價值。”三木谷浩史認為,關注度和影響力仍然是球隊需要專注的第一要務。“我們需要這些大牌球員,讓世界更關注日本足球,關注神戶勝利船。我們現在就做到了。”


但對于廣大球迷來說,商業價值其實并不是大家最為關心的因素,球隊的成績是否能夠依靠這些大牌明星的助力再攀高峰,才是大家的共同心愿。


延展閱讀:


伊涅斯塔成為DAZN的平臺大使,與C羅、內馬爾做“同事”


伊涅斯塔轉會首秀100天后


伊涅斯塔助球隊創J聯賽營收紀錄,母公司樂天為何虧很慘?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瑞狗迎春送彩金